首页 财经正文

皇冠正网:萍乡论坛_孙小果被判死刑了吗 昆明恶霸孙小果案件回顾(2)

admin 财经 2020-01-03 99 0

母亲溺爱:他成捣乱的少年

1973年,33岁的陈耀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任干警,他的妻子孙鹤予,也是一名民警,任职于官渡区公安局。

两人相恋和结婚的时间,就是孙鹤予的前同事李强(化名)也不太清楚,他只是推断“应该70年代初期,因为第一个孩子大概是1974年左右出生”。

李强回忆,孙鹤予原名叫孙雪梅,虽然平常都穿制服,但是稍微化点淡妆,还是非常漂亮。当时大家一个月十来块的工资,每天都骑辆自行车上班,生活比较简朴。

他对孙鹤予的印象是,“平常工作比较认真,和同事相处比较融洽,社交能力强,能说会道,而且有时候比较幽默”。有一次,孙鹤予打电话约人吃饭,对方没听清楚,她强调说——请你吃顿便饭,大便的“便”,米饭的“饭”。

办公室里的人包括李强都忍不住笑了,问孙鹤予,你这种用词,人家咋吃得香?孙说,不这样解释,对方听不懂。

1982年2月,孙鹤予和陈耀离婚。当时,1977年10月出生的孙小果不满6岁(当时叫陈果,改名为孙小果和“李林宸”),大儿子原名叫啥不太清楚,后来改名李卓宸。

离婚三年后的1985年,陈耀转调到昆明市物资局工作。在那个计划经济年代,物资局掌握着大量紧缺商品的调配和交易,有很多下属企业多,效益很好员工待遇也高,是让人趋之若鹜的单位。

陈耀最初在单位负责食堂工作,后为了养家主动申请调到下属的业务公司。很多人对他的评价是,做事比较认真,做人比较实在。

昆明市物资局位于环城南路,修建于上世纪70年代末,其中一栋至今还用来办公,另外一栋为家属楼,均为砖混结构。如今小区非常老化,但院子里依旧种有绿化树有花池,孙小果的童年就在这里度过。

陈耀分得最顶层(6层)一套50平方左右的房子,在那个很多人还住瓦房的年代,员工们能够住进这样的小区,已属非常难得。 “他带着两个孩子一起过,小时候孙小果有些微胖,他哥哥瘦小一些”,一位邻居介绍说。

衢州日报社_孙小果被判死刑 从死刑再到死刑 孙小果案详情始末

从21年前的一审被判死刑,到今天再次被判处死刑,孙小果在这20多年里,从死刑到死缓,从减刑释放到涉黑涉恶再落

陈耀有一个爱好就是喝酒,醉酒后会打骂孩子。孙小果当时学习成绩不好,而且相当调皮,“几乎天天被打”,有邻居曾对《澎湃新闻》回忆,陈耀骂得最狠的一句是:“你这种人以后就是被枪毙的嘴脸!”

后来,人们很少见到孙小果,“估计是去和孙鹤予一同生活了,但具体时间记不清楚。”

1992年,孙鹤予被授予三级警督。也是在那一年,离婚10年的她,与李桥忠结婚。

据《昆明日报》报道,李桥忠于1975年在云南墨江县龙潭公社担任农业科技辅导员,之后当过兵,从战士、班长直到武警云南总队军务处副处长、副团职参谋,多次立功受奖。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(正科级)。最后调到区城管局担任局长,名字也由“李乔忠”改为“李桥忠”。

这篇报道,通篇都是李桥忠的“正面”事迹。比如:一次,城管队员在劝说一个卖鸡的农民不要占道经营,但这人声称一卖完马上就走,李桥忠就自己掏钱把他剩下的鸡全买下来,这人再也不好意思再摆下去了。

不过,该报道却没有提及他在公安分局的任职经历,称转业到地方的李桥忠直接担任了五华区城管局局长。

1996年,孙小果的生父陈耀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。一位邻居回忆,陈在瘫痪多年后又和一女子生活,每天上下楼都需要老伴儿搀扶。

2016年8月,陈耀去世时,这些邻居也没见到孙小果。如今,孙小果的这个继母也已去世。

官方通报亦证实,未发现孙小果生父陈耀涉及孙小果案。

物资局小区很多老员工已经搬走,现在的很多人都没有见过孙鹤予,在里面住了近三四十年的寥寥几户人家,也对孙鹤予没有太多印象。

但昆明滇池附近一个别墅区的邻居,对孙鹤予印象颇深:有时候有点高调,有时候相对比较融洽,人比较爱打扮,服装三天两头换,穿得比较新潮,60多岁的人看上去像40多岁,“见面也阿姨阿姨的主动和我打招呼”,小区内一位七旬老人说。

台州网络学习城_[财经]孙小果被判死刑怎么回事 孙小果犯了哪些罪行?(2)

孙小果被判死刑怎么回事 孙小果犯了哪些罪行?(2),本次再审期间,云南省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孙小果于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保险网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

好文推荐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总数:1555
  • 页面总数:0
  • 分类总数:16
  • 标签总数:3877
  • 评论总数:259
  • 浏览总数:181847